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3 花君

世人皆知,花君是个怜花惜花之人。只不过这花,却说的是女子。他生来貌美,又有一身书堆里养出来的温文尔雅与才气。纵使知道他不会停留,仍有许多女子愿意与他共游,傍他身旁。他的恩师是当世名满全国的大学士,知道他如此也只曾留下一句话“可以滥情,不可专情。”他听到此话,一笑置之。他知道恩师精通“易”,必是看到了什么才如此对他说,但他岂是那种专情的人。世间花有千万种 …

2 登仙

修炼了六千三百七十九年又三月零六天后,天门因她终于洞开。

她凭虚站立在黄山峰顶,因天门洞开而鼓起的飓风不停拍打着她身上的黑袍,在催促她快快登仙而去;黄山间壮阔的云海也随之翻涌,为这一场天地幸事欢呼雀跃。她没有抬头看向那似隐似现、若有若无、形态万千变化的天门,只是呆立在原处自顾自地看向远方。

作为修行者,她早就失去了遗忘的能力。登仙之际,在此人间的往事种种涌上心头。

部落乱战,作为战败部落的战俘,她与许多孩子被关在一起任人挑选。那时的她骨瘦如柴,挑选奴隶的人往往只扫了她一眼就再也不会看向她 …

1 王都

他站在王都的高墙上,静静地望着远处的稳步前行的大军。这支军队迎着太阳,甲胄像金色的鱼鳞一样闪闪发光。一晃神,他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个早晨,父王披着比这只军队更加金光灿灿的甲胄教他如何使剑,一练便是一上午。有时觉得太热了,就躲在父王的影子里偷懒。那时候到处被管着、拘束着,总是觉得自己长得太慢,想着一夜之间就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就不用再受着拘束……

渐渐沉重的脚步声将他从过去唤回来,大军兵临城下。他回头看了最后一眼这个如今空无一人的都城,然后再次面对敌军。

他对着自己的剑,轻柔地说了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