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来自大洋彼岸的宣战

起笔自
所属文集: 众里寻他千百度
共计 2859 个字符
落笔于

上班的日子总是简单平淡的,叶羽保持着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规律。那次会后,他并没有问叶秋关于柳瑜、ASCII的事,叶秋也没有提,两个人一直平静地生活着。

这天,叶羽像往常一样和周围的同事聊着最近的新闻与刚刚爆出的1day漏洞。突然柳瑜双脚一蹬、坐在椅子上滑到了叶羽旁边,把手机伸到他的面前。叶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见她面沉似水、一言不发,赶忙看向了她的手机。只见白底黑字清晰显示着今日的新闻——“境外黑客组织Ragnarök攻击我国云州互联网节点,高调宣战知名黑客ASCII”。

他愣了一下,把手机接过来接着往下看,才发现网络运营商在云州的网络节点被Ragnarök攻击,已经无法给整个州的用户提供正常的网络服务了,并且对方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高调宣布此次攻击只是开始,如果ASCII不现身,中国其他州的网络也会逐一沦陷。

看完全文,他把手机放回柳瑜的手里,平静地问:“你怎么看?”

柳瑜本就在气头上,听到这话另一只手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怒喝:“他们欺人太甚!我们一定要打回去。”

周围的同事听到柳瑜突然怒喝,都看过来,几个关系亲近的同事直接凑了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柳瑜把新闻发到同事群里,没过一会,“操”的声音此起彼伏。几个摸鱼王直接拉了一个群,商量着怎么反击回去。

叶羽想了一会,给柳瑜发了一条消息:“下班后叫上程总,我们去休息室聊一下。”柳瑜立马回复了一个“:)”的表情。

这次攻击在全球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各国媒体争相报道,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黑客组织如此高调对一个强大的主权国家发动攻击,这无疑是对中国网络空间主权的一种挑衅。中国外交部态度强硬地宣称:必然要让“诸神黄昏”这一躲在网络背后的恐怖组织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这件事的另一个主角,ASCII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诸神黄昏对中国发动恐怖袭击”“ASCII是谁?”并列各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的网络热搜前二。

到了下班的时候柳瑜已经冷静下来,和叶羽有说有笑的进了休息室,没过多久程流苏风风火火地也到了。

刚坐到椅子上,程流苏就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羽,问:“你打算怎么反击?”

叶羽愣了愣,笑着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我要反击的?”

程流苏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叶羽只好无奈地说:“好吧好吧,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先登录上我的帐号,告诉他们我来了。为了增加可信度,我去把他们联邦政府的官网给端了,挂上“你们选了一个好总统”的文案。这一步我会故意留下线索,然后就等鱼儿上钩了。”

柳瑜好奇地追问着:“上钩之后呢?”

程流苏笑了笑,“就像你找到我一样。”

叶羽诧异地看了看程流苏、又看向柳瑜,犹豫地问:“你们?”

柳瑜嘿嘿一笑,程流苏瞟了柳瑜一眼,说:“她之前就是用你这个好师父留给她的漏洞,找到我了。Message里的那个。”

叶羽听到这话也不由得一笑,这小机灵鬼。程流苏紧接着又问:“如果他们没上钩,你有没有后续的计划?”

叶羽立马正色,说:“有,不过需要你帮忙。”

程流苏微微一笑:“行啊,你说说看。”

叶羽想了想,说:“如果他们没上钩,我就只能再暴露更多信息了,而第一次他们没信,那么第二次从我这里爆出的他们应该不会信,所以……”

程流苏接过话来:“所以你想让我演一场戏,不经意间暴露你的位置,引诱他们肉身入境,如果上钩了就可以瓮中捉鳖。”

叶羽点了点头,程流苏和他如此有默契,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随即他补充道:“位置我下午已经选好了,但是我们需要想办法联系到国安的人,这次事件闹得这么大,让他们帮忙应该不难,我们自己来捉鳖还是有一点风险。”

程流苏叹了口气,默认联系国安这件事又是自己来做了,无奈地说:“你们师徒两真是一个样子,每次这种事都是让我出头去顶。”

听到这话,柳瑜和叶羽相视一笑,旋即柳瑜抱着程流苏的胳膊撒娇,“流苏姐,毕竟只有你是公司高管,我们去他们不会重视嘛~”。

程流苏没好气地说:“怎么不让你师父去,黑客ASCII现在可知名的很。”

柳瑜嘿嘿一笑,不说话了。叶羽回应道:“我就不去了,我只想过安宁的生活,让国安的人知道我,怕是……”

程流苏“嗯”了一声,又说:“再聊一下细节吧,做好了这两道饵,不怕他们不上钩。”

……

引蛇出洞、瓮中捉鳖的计划定下之后,程流苏喝了一口茶,眼里带着笑意,对叶羽说:“你的反击计划定好了,接下来听听我的。”没待叶羽回应,她紧接着说:“一年前我曾经构建了一个僵尸网络,遍布全球,如今有一千多万台设备仍在掌控之中,他们让我们一州沦陷,那就让他们也尝尝这个滋味。”

叶羽一愣,好奇地问到:“你是掌握哪个僵尸网络的?”

程流苏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他们叫我,帝。”

柳瑜惊呼:“流苏姐原来你就是那个人。”

一个月前他们自己的研究人员偶然发现自家光猫有大量的异常流量流出,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发现了一系列程序在自家光猫上运行,它们不仅修改了光猫的固件程序、在确保光猫能用的情况下封闭了厂商所有能够修复的渠道,更能通过多种方式自发寻找控制端,同时与控制端通信的过程里有完备的校验,确保僵尸节点不会因某一个中间节点的阻杀而失去控制或者被接管。

因为被研究人员捕捉到的样本里有大量函数以“帝”为首,编写者似乎故意以这种方式彰显自己的身份,而这个研究人员刚好是个老二次元,就直接以“帝”为代号称呼这个僵尸网络背后的控制者,以“帝兵”称呼这个僵尸网络,如此一来这个称号就在圈内传开了。

经过研究人员一个月的努力,预估这个僵尸网络的规模有几百万,并且难以通过厂商渠道或者其他方式进行修复,就算发布新闻,大量没有网络安全意识的普通用户也不会在意,毕竟这也不会对用户造成什么使用上的影响,只能等待这批有问题的光猫寿命到极限后自然更替。

叶羽笑着回应:“那就看程总你的表演了,你打算以什么身份反击?”

程流苏又喝了一口茶,以调侃的口吻说:“既然是用帝兵,那我自然是帝。”

柳瑜听到这话,在旁边捂嘴偷笑,紧接着说:“流苏姐你怎么也这么中二。”

程流苏哼哼一笑,没有反驳。倒是叶羽突然想起来了一桩陈年旧事,没记错的话,这个“帝”是他年轻的时候写的半成品,后来失去了兴趣就封存了起来,没有多少人关注所以研究人员也没联想到他,他自己都快忘了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想到这儿,他突然觉得很尴尬,还有什么是比中二时期的旧代码被人翻出来更尴尬的吗!他赶紧端起了茶杯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柳瑜没有注意到叶羽在那儿疯狂喝水试图缓解自己的尴尬,接着说:“流苏姐,你刚刚说有一千多万还在掌握中,隔壁组预估才几百万,看来隐藏很深喔。”

程流苏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毕竟光猫所处的网络环境复杂,他们预估有差错很正常。”

她话音刚落,叶羽就放下空空荡荡的茶杯站了起来,说:“那就这样吧,咱们明天见。”

柳瑜和程流苏也站了起来准备回家,程流苏刚回了一句:“明天见。”柳瑜就拉着程流苏就赶紧往停车场跑,边跑边说:“快快快,流苏姐让我也体验一下你的,帝兵!”

叶羽落在后面,听到这话又感觉倍加尴尬,一时之间甚至都不知道走路该迈哪条腿、脸上该是什么表情了。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坦白
没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