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关于播客

起笔自
所属文集: 随笔
共计 1038 个字符
落笔于

播客是这个焦虑时代的产物。

经常开车的人应该都会下一个喜马拉雅或者电台(很多车自带电台功能),我至今还记得那次我借别人的顺风车回家,听了几个小时的玄幻小说。在不能把眼睛挪开却有不需要注意力十分集中的场景里,找一点音频来听是很正常的。并且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几十年前就有电台节目可以供大家去收听。

播客是这几年突然流行起来的,它横空出世靠的是自我宣传的“知识性”,现如今知名的播主(对应博客的博主)也大多是各自行业内的“专家”、“大师”或者知名人物。播客的表现形式并不新鲜,就像我上面说的,几十年前就有这样的节目,而一百年前这种技术就已经民用了;内容也不新奇,无非是把各种以往要做成营销文章或营销视频的内容以语音的方式录下来。

城市里的白领们每天通勤时间动辄一两个小时,偏偏又难以把这个时间拿来睡觉。很多人又不想拿来看点什么,因为每天对着电脑的时间够长了,眼睛是需要休息的。于是在时代还没有这么焦虑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都会选择听听音乐。但这是一个焦虑的时代,一两个小时的宝贵时间拿来听音乐或者发呆,是焦虑的人们不能接受的。一般解决这种焦虑的办法就是学习——尽管不一定真的学到了什么,但只要学习了总能缓解焦虑。在分手前的几个月我也陷入了这种焦虑里,我当时每天坐在电脑前,从六点坐到十二点上床睡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尽管效率十分低下,但当时身陷其中的我已经没有能力去思考这种行为的正确性了。同样陷入其中的白领们也一样,学习是他们溺于焦虑海洋里能找到的唯一稻草。所以各种知识类的文章、视频营销号如此的火爆。

回到播客,它所标榜的知识性满足了这个焦虑时代人们的需求,而它的表现形式对常年面对屏幕的人十分友好。于是,这种陈旧的事物换了一个外衣,迅速走红。

有人会反驳,播客也能学到东西啊。但请仔细思考一下,你是在什么时候选择听播客的?学习知识需要专注,才能理解并记忆。你听播客的时候,有多少时间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内容上?这种状态下,你到底能学到多少呢?

身陷焦虑的人是没有办法思考“学习”这件事的。在城市巨大的房价压力、工作压力的压迫下,陷入焦虑是正常的。但偶尔也要停下来,思考一下人生、意义之类更宏大的话题。虽然这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能极大的缓解社会带来的焦虑情绪,调整自我的心理状态。

随着播客的创作者和听众数量飞速增长,除了知识类播客以外的其他种类的播客也生根发芽,也有更多的人把播客当成一种娱乐方式而不是解决焦虑的工具。换个视角来看播客,也许它就是互联网时代里,传统电台的机遇吧。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奋斗与内卷
没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