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9 关于播客

播客是这个焦虑时代的产物。

经常开车的人应该都会下一个喜马拉雅或者电台(很多车自带电台功能),我至今还记得那次我借别人的顺风车回家,听了几个小时的玄幻小说。在不能把眼睛挪开却有不需要注意力十分集中的场景里,找一点音频来听是很正常的。并且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几十年前就有电台节目可以供大家去收听。

播客是这几年突然流行起来的,它横空出世靠的是自我宣传的“知识性”,现如今知名的播主(对应博客的博主)也大多是各自行业内的“专家”、“大师”或者知名人物。播客的表现形式并不新鲜,就像我上面说的 …

8 奋斗与内卷

内卷这个词席卷中国网络,年轻人不聊点内卷就好似不够时尚一样。但一旦一个含义丰富的词流传开来,就必然会被人误解,比如朱熹那句“存天理、灭人欲”。“内卷”也是如此。

奋斗和内卷是有显著差别的。

“我”每天上班十个小时,但“我”只要其他上八小时班的同事一样的工资,这种行为就是内卷,做出这种行为的“我”是工贼、是无产阶级的叛徒 …

7 为什么要使用英语?

由于职业的原因,我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大多数人的项目都优先使用英语。一般都是这个理由:英语是现在的世界语,能辐射到更多的人,有更大的影响力。有人还举出了 Sir Isaac Newton 的例子,他的著作《Philosophiæ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便是用拉丁语写的,而非他的母语。因为拉丁语对于当时的牛顿 …

6 科学宗教与科学

科学是人类对世界认知的一种系统性的知识体系。科学不是绝对正确的,它是一种相对正确。在过去,地心说是科学;后来,日心说是科学;现在我们知道,浩瀚如银河系也不是宇宙的中心。我们不应当嘲笑过去的人相信地心说,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科学;我们应当嘲笑现在还相信地心说的人,因为证据就在那儿,而他们却视而不见。

任何懂得科学的人都应该也必须承认,科学的发展动力来自于不断地自我否定与修缮。正是因为不断修缮,我们才离绝对真理越发的近。

而信仰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

5 论“他妈的”

在某些群体中有这样一种风气——把“他妈的”一词改成“他喵的”。这种词汇改变并不是个例,而是大量的词汇都被改编,而改编方式则五花八门。像:“你🐎的”,“尼玛的”,都是“你妈的”的同义代替词。或许是因为各种互联网平台越来越严格的关键词屏蔽和禁言,导致了词汇的扭曲;亦或者是这一群体的人觉得骂人不好,但话到嘴边不骂出来又不够痛快,“他喵的 …

4 天赋的诅咒

天赋是什么?从字面上来说,是上天赋予人的本领,是后天无法得到的东西。

有些人可能会从标题名联想到“知识的诅咒”,但我此处只想讲述有关学习的部分——此时知识的诅咒并不完全成立。

仔细回想,仿佛每个班上都有些热爱学习但成绩平平的同学。他们认真听课,努力做题。一天除了学习之外,没有什么的娱乐时间。如果你恰好又是成绩比较好但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投入学习的人,他们可能会在找你问题时被你嫌弃——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你怎么还不懂?

问你的同学可能会十分委屈——你明明没有说明白嘛 …

3 对奋斗的一点思考

今天和群友讨论了一番奋斗的问题,其中一位群友聊着聊着仿佛心情不太好,我就与他多聊了几句。他说有点迷茫,自己只是想为了转正,想要下班晚一些,就被人说是奋斗逼,努力工作有错吗?

奋斗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可能有很多答案,为了金钱,为了事业,为了能生活得更好,为了子孙后代。对于那些天才而言,可能还有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探寻宇宙的真理。

可对于我们这种普通人,人类社会不会因为我们奋斗与否而出现多么大的变动,蝴蝶效应那也是低概率事件 …

2 恭喜微软喜提Github

贺巨硬科技有限公司喜提开源社区——Github。
巨硬公司加入行业43年,通过自己的努力喜提开源社区Github,行业新公司,左手闭源,右手开源。他热情大方 青春洋溢 买个开源社区 就是为了让大家都有开源的程序能用。

就在今天,微软以75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Github这个全球最大的开源平台,众多项目(笑)逃逸到Gitlab... 然而Gitlab的云服务器用的是Azure啊

可以说是十分爆笑了,你们能逃到哪里去?全都是我微软爸爸的阵地了。

1 北大岳昕的发声

今天中午刚回到寝室,便看到群里人在发布这条链接。点进去一看,腾讯视为风险网站不予访问。作为Github的用户,我当然知道这个网站不会有风险。

那么只剩一种可能,这个库涉政。

按捺不住好奇心,我点进去看了看。开始震惊。
关于整个事件,以上链接说的很全。整个事件很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处理办法。让我震惊的是issue里诸如“滚出Github”的言论不绝。

有些人真的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