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丁真与克苏鲁

起笔自
所属文集: 随笔
共计 1274 个字符
落笔于

克苏鲁与公权力

之所以用“克苏鲁”这个词来描述丁真背后代表的公权力,并不是恐惧言论审查——毕竟这是我的个人博客,而是因为使用公权力这个词太冰冷无趣。克苏鲁一词最适合用于描述中国大陆互联网上的中国政府——不可名状、不可提及。

它是救苍生于水火的政府,也是视百万人民如草芥的政府,所以它不可名状。原本我对中共中央是充满了期待与好感,毕竟是它组织了中国人民建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中国、组建了一支举世无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但2022年上海疫情暴露出其背后利益集团之贪婪不下于民国时期的上海,这半年来我一直期待中共中央能肃清上海,但它让我失望了。我暂时对此无能为力,只有怒喝一声:你清理不了东林党,就滚下去让别人来清理。

它也不可以在大陆互联网上被提及。这是所有平台达成的一致——“我”不知道政府的敏感点在哪儿,为了规避风险、减少人力成本,所以一句话也别提。于是现在大陆都流行用越南、法国、美国等其他国家来代指中国,而不敢直呼名讳。

网暴丁真

如果在互联网上搜索“丁真”,会发现除了主流媒体以外的所有平台用户几乎都对其抱有极大的恶意。这恶意是针对丁真本人的吗?粗略一看,好像是。但仔细一想,其实大家只是借丁真这个壳去骂他背后站着的公权力罢了。

丁真虽然不是个完人、但也不是个罪人,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长得有一点好看、没有读过书的偏远山区人。他没有罪,他只不过是一个被政府滥用公权力推上风口的普通人。没有人真的讨厌丁真本人,毕竟他太普通了,普通到和你我一样。

但许多人都讨厌丁真,讨厌政府滥用公权力,把这么一个没有读过书、喜欢抽烟也开口就是脏话骂人的普通人给送进无数人想考的国企编制里工作、把他这么一个别说外语、就连汉字都不一定能认识千个的文盲送到联合国去演讲。

本文开头的 Rap 里唱的“甜美微笑爆杀小镇做题家”。凭什么?

中考、高考、公务员考试、各种考试,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公平!阶级在现在的社会是客观存在的。正因为有考试的公平,才给了普通人跨越阶级的希望,才不会让被统治阶级窒息进而破坏现有秩序。而丁真此人被推上风口,破坏的就是基本的公平!小镇做题家寒窗苦读十几年,不正是努力为了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现在主流媒体告诉他们,寒窗苦读十几年,不如一个文盲笑一笑,这种冲击又有谁能承受。

女人与丁真

丁真能火,除了公权力,也因为网络上女人的战斗力确实超凡。先有一批女人给了丁真初始流量,让这个少数民族的普通人进入了地方政府视线。于是政府让主流媒体发力,主流媒体发力又推动更多的女人喜欢上丁真。主流媒体得到正反馈,便愈发努力推动丁真。

在这个过程里,男人大多是抱有反对意见的。因为绝大部分男人都属于需要努力给家人更好生活的人,“甜美微笑爆杀小镇做题家”这种事太让人破防了。但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上,男人的战斗力甚至没有猫猫狗狗强。这种反对意见,谁又会在乎。

窥一斑而见全豹。政府为什么偏爱女人也可以稍稍解释一下——统治阶级的第一需要是维持统治,所谓代天牧民,随便丢个胡萝卜出来就能引导的羊儿自然要比给钱、给房才能满足的、“贪得无厌”的羊儿更让牧羊人喜欢。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关于播客
没有下一篇